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科技

轻舞说不清楚的就成了迷信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44:13

人世间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难以说清楚。说不清不楚的就成了迷信,所以就有了神呀!鬼呀!  ——题记  一  以前,爸在离家十多里的小镇上上班,每天骑着自行车早出晚归,风雨无阻。  有一天,又到了下班时间,爸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刚巧,有个老同学路过门口,硬拉死拽地把爸拖去喝酒叙旧。许是多年未见,席间,俩人提起从前旧事,于是话是越说越多,越说越高兴,而酒呢,自然也是越喝越多,末了,俩人都醉了。  喝醉酒的爸执意要回家,那人拦不住,于是好心提醒,说:“回去行,路过齐家坟注意点,那地方邪性,不行了就喊人。”  其实爸从来不信那邪,他答应一声,骑上不怎么听话的自行车直奔回家的那条路。当路过齐家坟时也没觉得于往常有啥不同,毕竟是常走的路嘛,而且醉酒人胆大。没事!爸这样安慰自己。可是,走着走着车子不动了。任凭他如何费劲,那车子愣是不肯往前挪动,仿佛后面有人使劲跩着一样。  爸下车来,借着微弱的月光左右看看车,没事啊,咋就走不动嘞?  这时候只听身后边,三棵硕大的杨树,哗啦啦齐齐拍手。巨大的响声,鬼鬼祟祟的风声,惊得爸心“怦怦”直跳,再看看树底下,百年老树那巨大树冠,笼罩得齐家坟上一片乌漆漆、阴森森,并且时不时的有鬼火闪烁,还有奇形怪状的阴影乱晃。那情形,真的似恶鬼出动,群魔乱舞。  一股凉意袭来,爸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同时,酒也醒了。但是,看着好好的车就是不能走,一向胆大,不信邪的爸,这时候也有点心虚腿软了,毕竟是身处乱坟岗上,而且脚下好像踩的还是一块骨头。爸这会真有点着急了,正在他急得六神无主的时候,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户人家灯火通明,而且刚好那家人他也认识。于是爸壮壮胆,冲着那有灯火的人家喊去。“刚子——刚子——”许是夜里声音传得远。刚子听到爸的喊声了,急忙忙地答应一声。“哎——来了!”然后,隔着老远就问。  “是不是我老叔啊?”  爸说:“是啊!你快过来!”  刚子不敢待慢,三步两步呼呼带喘地跑过来了。  “叔!咋了?“  “车子走不动,诺!你看!”  刚子过来拿手电筒往车身前后这么仔细一照,然后噗哧一声笑了。  说:”叔哎!吓着了吧?是草,你看!是荒草缠在车链子上了。难怪你走不动嘞!”  “啊!”  爸把这事讲给我听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会有那些奇异现象?爸说:“我也说不清楚。”  二  有个小孩长到三岁这年,她妈得急病死了,于是跟着爸和奶奶过日子。有一天,这小孩子不声不响的,一个人跑出去了。往哪儿了?直往湖边的方向,头都不回,跑着跑着恰好路过她婶子家的菜园,给她婶子一把拽住了。她婶子问她:“妞啊!你去哪儿嘞这是?”这孩子说:“找俺妈去,俺妈说她盖了新房子可漂亮了,还给我买了好多新衣服,她让我跟她过去。”她婶子一听这话不由得浑身打一激灵。忙躬身问她:“妞啊!你妈在哪啊?”妞伸出小手往前边一指说:“喏!你看就在前边啊。”当时她婶子吓得“哇”地一声,脸色惨白,身如筛康。二话不说抱起妞儿就跑,一路上跌跌撞撞,也不知道踩坏别人家多少菜,耳听得身后面骂声不绝。她哪儿顾得了那么多啊!抱着妞一路狂奔跑回家。到了家门口,刚好妞的奶奶正在着急地抹眼泪呢!婶子把妞递过来如此这般的一说,哎呦喂!可把这奶奶给吓死了,把妞妞抱在怀里一天都没敢撒手啊!生怕妞有个好歹。但是有些事就是那么奇怪,怕啥有啥,当天夜里妞就开始发烧说糊话。妞的爸抱着妞去看医生,医生说是感冒了,然后就开了药,回到家里吃过药还是那样,好一阵儿,歹一阵儿,小家伙腻腻歪歪的竟然病了一月有余。瘦得是皮包骨,就剩一双大眼睛忽灵忽灵地看着奶奶和爸爸,把这娘俩愁的啊!就差去撞墙了。有天夜里妞的爸一觉睡醒感觉床边有个人影,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是妞的死鬼妈妈,于是他蹭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厉声问道:“你来干嘛?”那女鬼哀哀说道:“俺想小孩,让俺把孩儿带走吧?”妞爸火了。伸手抄起木棒高高举起,说:“你是那边的人了,不该再回来,小孩受不了你,你不知道吗?你不在那边好好待着,你回来干嘛呢?你走还是不走?不走我可要抽你了。”说是要抽其实他下不了手,凑着微微的夜色,他看见桌边有一打火机,于是扔掉木棒赶紧伸手拿过来火机啪一声打着,火苗亮起那女鬼呀一声惊叫,眨眼间便没了踪影。经过这事妞爸吓坏了,不得不听从老妈的主意去请神婆作法。摆香案跳大神,呼呼啦啦闹腾三天,打那以后家里清静了。妞的病也莫名其妙的好了。有谁知晓妞的病是不是神婆治好的?  三  有一天,一个颇有点女汉子的丫头驾着毛驴车去赶集。她从熙熙攘攘的集市上采购了大包小包的各样家用,完了,又去姑姑家串了半天的亲戚。回来时,天已经是后半晌了。一路上行人稀少,无阻无碍,加上路两旁的油菜花开得灿烂辉煌,绿柳依依,随风一飘婀娜多姿。这丫头心情大好,把那长鞭子抽得“啪啪——”作响。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旋风,打车前经过,这姑娘一见乐了,童心做怪吧。她把那长鞭冲着那阵旋风抽打过去。哎?也怪了,旋风好像突然间给什么挡着一样,打着旋涡不走了,姑娘一见忙甩起鞭子“啪啪!啪啪!”又连抽几鞭,直抽得旋风从眼前消失,方才心满意足,然后回过心神甩起长鞭子长喝一声:“得——驾!”绝尘而去。这姑娘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里。“哎哟!可不得了了。”不大一会儿功夫,姑娘的妈慌忙地冲着隔壁的儿子喊上了,“二子……二子哎!快过来看看你妹子这是咋了?”  姑娘的哥二子扒着墙头伸长脖子。  “咋了妈?咋了呀?”  “她……她,她刚才吃过饭往床上一躺,衣裳也不脱死活叫不醒了你看。”  二子说:“你先别急;我过来看看哈。”  这二子拐过院墙,到她妹子屋里一看,果然像她妈说的那样。妹子直挺挺地在那躺着,任凭人怎么摇晃她就是没反应。死了一般。摸摸口鼻似乎还有那么点热气。这到底是咋了呀?二子挠挠头说:“要不……妈我去叫大夫过来看看?”  二子妈说:“那感情好,你快去吧!”  二子蹬蹬蹬三步并做两步跑。不大会儿功夫,大夫请来了。拿出听诊器往姑娘心口那一放,耳朵凑上去左听一阵右听一阵,再翻翻姑娘的眼睛,她有点疑惑了,没听出啥毛病啊?可这人怎么就不醒呢?末了,大夫摇摇头说要不你们把她弄医院去看看吧!大夫走了,二子和她妈娘儿俩个这个急啊!简直是六神无主了。  突然,邻居婶子一拍大腿说:“嗨!看你们娘俩个急糊涂了不是?快去找马二姑啊!让她过来看看,或许管用呢!”  这马二姑是谁呀?村里的神婆,专门从事迷信业务的。谁家丢东西了,或者是吃奶的小孩受到惊吓了找她去,到那儿烧柱香,立马就好。丢东西的她能给你指出东西丢哪个方向了,能不能找到。她掐指一算都能说个八九不离十。所以这神婆在村里的威望是挺高的。二子听老妈指挥就赶紧去找马二姑。还好马二姑没有睡下,但她老大不乐意,心说这都啥时候了还来敲门,看老娘今天不使劲讹你。马二姑排摆香案。打坐在蒲团之上。  只见这神婆盘膝而坐,双目微闭紧接着哈欠连天嘴里边还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她念的啥。过了好半天,突然,她冷森森对二子说:“你别在这儿跪了,回吧!回去告你妈给你妹子准备后事。”二子大吃一惊。  “这怎么说话的?这……这为啥呀?”  “你真想知道?  二子说:“是啊!你不说清楚回去我怎么跟我妈说啊?”  “唉——”神婆长叹一声说道,“说起来啊都怪你这妹子,走道都不安生,她今天是不是去赶集了?”  二子说:“是啊!”  “她是不是赶着毛驴车去的?”  “嗯哪!”  神婆说:“这就对了,你这妹子啊她好好地走道啥事都没有了,偏偏她多事,不该拿鞭子抽打路上的旋风。你道那旋风是啥?说出来吓死你。那本是阎王爷座下的黑白二鬼,出来夺人魂魄的。偏偏你这妹子一鞭子把人家的马腿给抽断了,耽误了人家的正事,你想人家能答应吗?好了,五更天鸡叫头遍,你妹子就该走了。记着给她多送盘缠,但凡她喜欢的衣服啊首饰啊都给她带上,多给她说好话,别让她带着怨气走了。”二子闻听是心如刀绞一般,没办法,回吧!一路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到了五更天果不其然,这丫头真的就一命呜呼了。说也奇怪哈,隔壁那位病了好久的柳老太爷眼看着不行了,棺材都准备停当了,一家人围着就等着他咽下一口气,好给他穿送老衣嘞。哎!谁成想五更天鸡叫头遍他又活过来了,这一大家人是又惊又喜,把一颗心放回肚里了。一个个长出一口气,转头安心睡觉去了,这一回头他竟然又活了三年。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  四  还是小时候的事,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只记得是冬天,天很冷,下着不大不小的雪。雪下下停停,至晚间,我爸照例看着电视,守着火炉做火锅,然后耐心地等着下晚自习的弟弟。等他们吃了火锅去睡了,他才放心。按着以往的时间点,俩人该回来了,爸有点着急,看看锅,在看看闹钟,估计那会的电视也只是个摆设,爸一颗心都没在电视节目上,他的眼睛不时地瞟向门口,而他的耳朵似乎也是为门外的声音准备的。正当爸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就听见院墙外一声很是惊悚的叫:“爸……快来啊!”爸一听声音不对,就从门后顺手抄起一根木棍,箭一般地冲了出去,待冲到完全惊呆的弟弟面前时,二弟筛康似地说:“爸你看那!黑的有翅膀。它挡着我们不让过去。”爸借着雪光细看,只见一庞然大物在眼皮底下愰悠愰悠地挡着路。爸抄起棍子一棒打下,只见那怪物哼一声并不躲闪。第二棒下去爸下了死劲,这怪物吃疼不过,一个斜刺跳,瞬间逃得无影无踪。爸拍拍俩弟弟身上的雪,一手拿棍一手牵着小弟的手,哄着吓傻的弟弟回家了。到家后稳稳神给俩弟弟盛饭,然后安慰着。小弟边吃边比划着说:“妈妈你不知道刚才差点吓死我们俩,那个怪物那么大,还长着两个白翅膀一闪一闪的。”第二天一早,妈在门口和邻居聊天说到晚间的事,觉得应该是万年黑出来作乱了。几个人越说越奇越说越怕,就在这时我本家婶子过来了,她很忧愁地说俺家那头瞎眼的黑母猪昨晚上跑丢了。孩他爸一早上去找,到现在还没回来。昨晚爸一棒打走的是不是婶子的黑母猪,谁也说不清楚。  五  有一个叫大青叶村的村庄,村东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村西也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巧的是俩人同名同姓,同年龄。  这一天,风雪交加天色已晚,村东的老太太吃完了晚饭,闲着没事,把火炉倒腾倒腾,看火烧旺了,于是就搬个小凳子稳稳当当地往炉子旁一坐。随手抓了把花生围着炉火口散散的撒上,然后用手轻松地拨动,一会儿花生烤熟的香味便弥漫了整间小屋。老太太慢慢地剥去花生皮,慢慢地吃着,很是惬意。“喵——喵——”老太太养的大花猫闻到了香味,摇摇尾巴凑了过来,老太太拍拍膝盖,大花猫蹭一跃而上,趴在老太太膝盖上眼睛一眯,然后冲着老太太讨好地叫了几声。  老太太宠腻地笑骂一声:“你个馋猫啊!啥味你都能闻到。”  说着老太太将嚼碎的焦花生喂给大花猫,大花猫边吃着喷香的花生边美滋滋的,“喵喵喵”地叫着。  第二天,谁也没想到,昨天晚上还好好的老太太竟然不声不响地去世了。老太太的突然去世,一家人又急又悲,刹那间是哭声震天。昏天黑地哭过之后,得安排正事,于是有管事的急忙通知亲戚邻居,过来帮忙采买各种要用的东西,比如寿衣、棺木、孝布、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事数不胜数。  按当地风俗,老人去世不能当时就下葬,要停七,或者停五,然后方能入土。正当一家人悲凄凄地忙活,乱得一团糟的时候,死去两天的老太太,“哎哟!”一声轻呼,竟然悠悠然醒来了。  儿女们把老太太搀扶起来,一家人欢天喜地奔走相告。  “各位呀!都回去吧!俺妈好了。”  撇下他们这边欢天喜地不说,单说村西那边,至晚间突然间传出一阵悲声,摘耳一听,原来是村西那老太太去世了。而村东这家的老太太此时此刻,正在给儿孙们讲述这两天阴间穿梭的经历呢!  老太太讲得有声有色,不仅让人听得毛骨悚然,那天啊我喂饱猫咪,封好炉子,早早得就上床睡觉了,谁知道睡着睡着,忽忽悠悠看见一黑一白两个长舌头鬼过来了。他们不容分说把那手里的长链子哗哗啦啦往我脖子上一套,拉起我就走,我急了,说:“这是带我去哪呀?”那俩鬼说:“别费话,到那你就知道了。”我知道到那准没好事儿,我就想办法拖啊。我说:“我还有话没跟我儿交代呢?我还有好多事没办妥呢?能不能通容一下呀?”  那俩可恶的鬼理都不理我,死拉硬拽的就把我跩到阎王爷那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那阎王爷一翻生死簿,立马就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大喝一声:“混蛋!抓错了,该抓村西的张花花嘞,咋把村东的张花花给抓来了?”这时候俩鬼也吓得慌了神儿了。赶紧说:“阎王莫怪,是我们糊涂,那我们把她送回去好了。”  在回来的路上,有许多潦牙厉鬼,拖着血红血红的长舌头,愣要吃我,还有的伸着又长又尖的利爪要把我撕了,要扒我的心,看看是黑的还是红的。  我说:“我是好人,我的心是红色的,不信你们去打听打听,看看我这辈子有没有做过坏事,再看我做过多少好事,牵过多少回红线。我都说成四百对亲事了,我这辈子啥本事都没长,就长了一付热心肠,好管闲事,好操心,还长了一双大脚板,就靠了这双大脚跑路了,不信你们看看。”她说着话还真的缭起裤脚给他们看看。  为了说媒我磨破九九八十一双秀花鞋,跑了九九八十一条路呀!群鬼给我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为了说媒,我踩坏了九九八十一户人家的门坎,喝过九九八十一家的大碗茶,那茶香啊!真香!我一伸舌头那群小鬼也跟着伸舌头。哈哈,我老婆子也不贪心,我说媒呀,啥都不图,就为了咱这村村庄庄,少一些孤男寡女,少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大家伙都能过上个安生日子,我老太婆也就知足了。说一点不为自己那是假的,我这其实也是为了给自己积德,积善,积福积寿嘞。  我正跟群鬼唠叨得起劲呢,谁知道阎王爷咋听见了,他让小鬼传话说:“那个老婆子舍不得走是吧?再唠叨就让她留下来好了。”  我一听要把我留下,乖乖来,赶紧地跑吧!结果一着急绊着那啥东西,叭嗒我摔趴了。这心口一疼哎呦一声,我就活过来了……     共 543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泌尿系结石0.8要手术治疗吗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