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健康

永恒的王第一百四十章因为你比较弱

发布时间:2020-01-29 12:16:25

永恒的王 第一百四十章:因为你比较弱

三百步可以迈向辉煌荣耀的加冕圣地,三百步也可以踏入深渊冥界中遨游徜徉后一觉不醒,李来福身后是淌血的黑色土地,白发男子如幽魂般漂浮在他身旁,不是杀戮,而是庇护。

“说实话,我曾经在混乱之都有幸聆听过一位黑色魔导师的咒文吟唱,晦涩繁杂,但每一个音节却流露出完美的节奏,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地方停滞或继续前行。”

白羽是一个颇具东方色彩的名字,在永恒大陆有一则传言,在永恒之地遥远而古老的东方地域中诞生过一则无比恐怖的至高文明,那个时间段是永恒大陆最为辉煌的刹那,万界来朝,传说中的古老神祇频繁降临,甚至一些在光明纪元中被视为**的典籍史册上有过记载,在那个文明史中竟然演化出了一个超越魔法智慧的无上传承。

可惜是非功过都已经随风消散,李来福眼眸中闪过一丝惆怅。

“你的魔法世界框架是由哪一位低调的导师搭建而成?”

这一句话仿佛经历了白羽的深思熟虑后才孕育而出的,白袍无暇,亦如这个男人的发髻,哪怕连他柔和的声音也有些激动。

“这简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壮举,能将晦涩繁杂的音节如此明了的简化,而且威力不改,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导师极有可能是睿智与无知之海的先驱划桨人之一。”

混乱之都也有流亡法师,白羽经历过上一位王者的统治时代,虽然在魔法世界中他只能算得上是一位趴在地上翻滚的愚昧之人,但不得不承认,一位真正遨游在睿智与无知之海的法师之怒将会是极端恐怖。

但...无论是流亡法师抑或是其他睿智者,他们吟唱的咒文都无法与眼前这个孩子相比。

没有任何理由,而是来自内心的直觉,这种毫无智慧的判断却往往最正确。

“来了。”

相对于白羽炽热的目光,李来福习惯以冷淡对待之,更何况自己根本没有所谓的启蒙导师,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是一本连神启酒馆中那位传奇都看不懂的魔法典籍罢了。

一根血色羽箭乍现,划破虚空,如坠落的流星般砸向了李来福那颗无所不有的脑袋。

白羽面露不屑,更多的当然是好奇心被打断之后恼羞成怒。

那柄古朴长剑脱手,仿佛长出了翅膀般在天穹上划过,白色斗气纵横无匹,带着东方战场上的杀伐之气,一剑将那根羽箭刺成了两截,而后余威不减,犹如一团神圣巨龙吐出的龙息般冲向了深邃夜空。

一滴滴鲜血坠落,甚至没有听见昭告着死亡的哀嚎声响起。

李来福默然,他已经忘记了这是第几具为了守护住混乱之都的希望而死去的罪恶者了,有强有弱,无一不是为了取下自己的首级而断送性命,他不是悲天悯人的光明圣子,当然和传说中喜杀戮爱刑法在混乱中降临的黑暗之子也没有丝毫瓜葛,面对因他而死的尸体,这个孩子也只能用‘杀人者人恒杀之’这句训诫来聊以自娱了。

我不杀异端,异端却因我而死,最悲哀的结局,我竟然还不是沐浴在圣光下的神职人员。

某人感叹。

“那里曾经是谁的领地。”

迷途之地离李来福近在咫尺,只要跨入了混乱之都如今的王者之地,这位深知人类性格的贵族相信会直接解决很大一部分麻烦,最起码知道某位‘公主’有多恐怖流亡者们不敢对他轻易下手了。

而且,要知道,单单是那位拥有黑色烟斗的银袍老人,就可以凭借三言两语将一位‘初代’震慑住,能让以杀戮为生存法则的异端强者主动示好,仅仅这一点,即使对掌握着一位光明分教廷的至高精神领袖红衣主教也是不小的挑战。

此时,一般人大都会恨不得痛哭流涕的飞奔到那个温暖的避风港,可是李来福恰好是个危机神经间歇性失灵的家伙。

他驻足原地,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坐落在迷途之地旁边的一间木屋。

荒草萋萋,幽静荒凉,迷途之地旅馆中散发的昏暗煤油灯光仿佛对身边这个家伙唯恐避之不及,在小木屋四周近乎诡异的失去了光彩。

以前似乎没见过,还是说自己没有注意毫无价值的存在。

李来福有些疑惑,在混乱之都,一间小木屋都可以被称作领地,里面居住的无论是人类或者是其他一些怪东西,都堪称强者。

因为在黑色土地上最不缺少的就是那些居无定所的孤魂野鬼了,李来福至今还依稀记得维萨尔之神掌控他身躯时所见到如那梦魇般的一幕。

整个混乱之都根本就是一座被冤灵亡者哭泣着包围的鬼城,哪怕连天穹之上都时常有着惨白的亡灵虚影一闪而逝。

可以在这个环境下得到自己的一间小木屋,无异于在北方兽人战场上获得了一枚荣耀无比的‘人王’勋章。

白羽顺着那根沾满泥土和鲜血的手指望去,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

“不可能,这里曾经明明是一座坟墓!”

坟墓?

这次轮到李来福诧异了,在他印象中迷途之地的四周根本没有其他的建筑,刚开始他还以为这是为了衬托混乱之都黑色王者的高贵与强大呢,到现在为止,他才隐隐感到一阵不安。

天穹之上的魔法画卷一阵闪烁,那幅画卷上的人物也随之抽搐不止。

“将罪恶带给混乱之都的贵族,该死,该死。”

“迷途之地又可以肆意妄为了吗,还有你这个洛伦家族的败类,一次又一次赖在混乱之都中,被你依附的王者最后都会死的不明不白,和这个黑瞳混蛋一样该死。”

异变突起,天穹之上忽然又几道极端强悍的气息笼罩在这片土地,白羽面色剧变,拉起李来福的左手,飞速向着迷途之地狂奔。

“他们来了。”

“谁?”

李来福摸了摸脑袋,无奈的开口询问,又是一阵劲风吹散了他的发髻。

速度太快了,百米距离匆匆而过,他几乎已经看见了一颗火星在迷途之地的门前燃烧。

那是一杆子老烟斗。

反倒是白羽面庞阴沉,如一团团厚重的乌云笼罩在上面,仿佛随时会降下狂风骤雨。

“上一任王者死去,如果没有妖姬女王,那么他们当中就会诞生一位得到至高黑色荣耀的混蛋。”

“哦。”

李来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白羽一怔,他忽然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

“你们为什么不将这份怒火施加到那群神职人员的身上。”

错愕的表布满在白羽俊秀面庞上,就连刚刚从黑暗中降临三位流亡者都脚步一顿,险些因重心不稳而出现某个尴尬的动作。

这位拥有着黑色瞳孔的孩子不知道如何挣脱了一位拥有深不可测实力的流亡者的束缚,此时已经站在原地,手中的魔法典籍在风中吹翻了几页,黑色头发似乎有很多年没有打理了,如一道瀑布般垂在这本书泛黄的纸张上,不同的色彩交织出一幅诡异的图案。

圣光在照耀,李来福脚下仿佛成为了混乱之都最后一片的黑暗。

气氛虽然有些压抑,但强者的骄傲可不会就因为一句话而有所改变。

一位老者迈步上前,胸前的锻金纹章上刻画着两只交叉的碧绿匕首。

他竟然是一位老杀手,话语和职业一样。

短小精悍,一针见血。

“因为你比较弱。”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怎么样
潍坊市寒亭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咸宁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厦门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