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时尚

从杨广之死口述史探究其陵墓真实地址图

发布时间:2019-06-05 18:19:16
宝宝挑食怎么办
宝宝挑食怎么办
宝宝睡觉出汗

隋炀帝杨广,一个历史上颇多争议的帝王,其文治武功有目共睹,其残暴荒淫更是传播甚广。4月14日,扬州市文物局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在扬州市邗江区西湖镇司徒村曹庄发现的两座墓葬中,已经发掘的那座为隋炀帝陵。一时间,隋炀帝陵再次现身成为众所关注的焦点。新发现的到底是不是隋炀帝陵?以前发现的那座又是怎么回事?这一切要等待更新的考古发掘来给出答案。我们现在所能知道的,也是公众也很关注的,就是这样一个差点成为明君圣主的人,如何死在叛军手中?他死前的具体细节是怎样的?死后又经历了哪些故事?我们或许可以听听当事人的说法。该“口述”史实部分来源于《资治通鉴》和相关专家的解读,还请各位读者明鉴。 本版文图/ 窦昊我的故事要从1395年之前说起。

隋大业十四年,也就是你们说的公元618年,三月初九这一日,对,就是你们现在看到我的自白这一天。这天天气不错,正是扬州的时节。扬州这个时候还叫江都,是我喜欢的地方,前年,我第三次游江都便住了下来,不成想一直住到了现在。

A

旧愁

为什么这么喜欢江都?这里物产丰富,气候怡人,姑娘皮肤白嫩长相甜美,又有长江天险,适合养老。我来到这里之后的主要任务就是纵情享受,我在江都的宫殿有一百余房,全都十分舒适豪华,而且住满了美女。每天,我都会带着心爱的萧皇后和其他我中意的小老婆来回串场吃喝,宫殿里的每一房都会轮流做东,酒肉都由江都郡郡丞——我的小弟——赵元楷负责供应。酒杯从来都不离手,每个房间每天都会有新鲜的美娇娘劝酒、歌舞、做游戏,好不快哉!据说我的宫殿里总共有超过一千个或艳丽或清秀的年轻女人都热切地等待我临幸,真有那么多吗?或许吧,想想很满足,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除了美酒美女,我还经常轻装遍游我奢华美丽的宫殿,怎么看都看不够。人生的追求不过如此了吧?不要只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我这是苦中作乐。我看到的史书称高句丽那边被汉武、魏武都拿下来过并设郡管辖,后来中原大乱,高句丽才算正式脱离于中原关系。既然以前与中原关系不那么密切的吐谷浑都被我踏平了,君临天下的我更该把老祖宗的地盘拿回来。可不幸的是三次亲征高句丽,费了那么大劲不说,还引得天下叛乱,这些人真是不了解我的苦心:都只看到自己眼前利益,殊不知我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叛民固然可恨,可恨的是吃皇粮的这些孙子要么无能要么随风倒!眼看我爹和我机关算尽拿下的江山已经动摇大半,我无力也无心去恢复了,就这样吧,反正人固有一死,这时我更常想起爱卿郭衍说的:“不要效法你爹,让自己白白辛苦。”是啊,不如赶紧享受。后人还别说我,上有商纣、下有赵佶,我比他俩的文治武功强点吧。

近忧每当夜晚来临,我总会仰望星空,孤独寂寞是没有,我主要是在想自己的退路。修运河、开科举、统一南北、征伐吐谷浑和高句丽、吸引各国来中华贸易扬我国威,总是有点功的吧,我又这把年纪了,即便被人赶下了皇位,总能当个王公吧?你看陈国的陈叔宝我就没杀他,放他做长城公,这是个榜样,以后谁还好意思杀我?你说对吧小萧萧?

中原大乱,好像很难收拾了,千头万绪理起来实在太烦了。干脆我就效法司马家,直接迁都丹阳郡——后来叫南京——偏安江南吧。手下那些人狗撕猫咬了一阵,终于通过了迁都方案,兴筑丹阳宫,走你。

据说江都的粮食快被我败光了,那更该迁都了,可护驾的关中人似乎更愿意回家。真是愚蠢,江南不比那成天刮沙尘暴、骑马的强盗没事就来打劫、冬天冻手冻脚的地方好多了!再说了,我也是那边的人,我都不想,我的表率作用还不够吗?前两天,禁卫郎将窦贤带人向西逃跑了,我派人追杀了他,可却无法禁绝这些人往家跑,真是愁人,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能有人理解吗?

我现在就他妈烦别人跟我讲手下叛逃的事。那天一个宫女,就一个小小的宫女,居然跑过来跟我说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正商量叛逃的事,似乎涉及从军官、公务员到医生多个有名有姓的人,这可能吗!还有人说我宠信的司马德戡也要叛逃,这可能吗!我烦的要死,把这个宫女卷了一顿然后杀了她。我这样做果然有效果,之后再没有人跟我胡说八道这些了。

C

失火三月初十,今天天气本来挺好的,让我心情也不错。可是不知从哪里突然刮起了大风,天气阴暗,白昼如同黄昏,搞得我一点兴致也没有了。城门、府库、皇宫值守都如常,虽然心情忧愁,到底是又过了一天。一日无话。可当我晚上睡觉正酣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喧哗,我惊坐起,看到宫中火光!怎么回事!都三更天了,难道部队有变?我忙问宫殿负责值班的裴虔通是怎么回事,他说只是草料库失火,正有人扑救。他的脸上神色有点异常,可能是怕我怪罪或者担心惊驾了吧。还好,万幸,我安排赶紧救火,然后继续躺下了。虚惊一场。

D

丝巾三月十一,天还没有亮,我正睡得朦朦胧胧,听得殿内有人大喊“有贼”。随后一阵砍打声隐约响起,真出事了!我头脑一片空白,御前带刀贴身卫士独孤开远率数百人敲打宫城玄览门高喊:“军队武器,全都整齐,仍可以击破盗匪!陛下如果出来亲自督战,人心自然平定,不然,大祸临头!”独孤开远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是真的想保护我?不对,这个时候谁都不能相信,他肯定是要骗我开门,然后把我捉获交给那些拥有不可告人秘密的人。我不能开门,我得赶紧跑,而且我不能穿皇帝衣服了,太显眼,我得穿便服。但是,我的骠勇忠心的卫士们呢?他们怎么不出现了?

来不及想太多了,肯定是那些要逃跑的人发动的政变,我先跑到西阁躲一下再说。原本以为躲得够隐蔽了,可是校尉令狐行达这个狗崽子居然拔刀直进西阁,我隔着窗子问他是不是要杀我,他说:“不敢,只是打算请你西返!”没办法,我只能跟他走下阁楼。

下楼之后,我居然看到了裴虔通!你是我的亲信啊!我问他:“你难道不是我的老友?有什么怨恨,一定要谋反?”裴虔通说:“我不敢谋反,只为了将士们想回自己家乡,打算请你回京(大兴,现西安)而已。”后来我才知道,包括司马德戡在内的这些人原来早就商量好要逃跑了,还签订了攻守同盟的盟约,由宇文化及这个家伙做。他们还污蔑我说要毒死全部家在关中的卫士们,这让政变发动有了群众基础。可怜了好孩子燕王杨倓,他在叛军集结时本想通知我,却被裴虔通给关起来了。

这个时候只能说软话了,我告诉裴虔通我正要回京,只因船未到一直没动身,要走现在就走!

天亮了,我仍在叛军的看管下。裴虔通让我去金銮宝殿慰问文武百官,呸!他还把他自己骑的装着破马鞍和缰绳的马拉来准备让我骑,呸!再危险也得要有范儿。我让他换了新的马鞍和缰绳,在他的引领下走出宫门。这些叛军居然看到我不惭愧和畏惧,居然很兴奋地呐喊。宇文化及这个狗东西居然大声说:“把这个东西弄出来干什么?还不带回去下手!”我眼前一片漆黑,想找人护驾但已经没人了。自知死期已到,但也只能任人宰割,人为刀俎。我垂头丧气地跟着裴虔通、司马德戡——我信任的部下、朋友——来到了寝殿,他们俩都拔出了钢刀。

我叹了口气问:“我有什么罪?这样待我!”那些运河两岸的繁荣、科举取出来的翩翩少年、吐谷浑军队拜服的狼狈样、万国来朝的惊愕表情在我脑海里一遍遍过,还有那些阅读我诗篇满脸真诚享受的面孔……我不服。

“陛下不停巡游,发动战争,对内荒淫,民众死在刀剑下,人们失业盗贼遍地;亲近小人不听规劝,难道这些还不是罪吗?”

是,这些是我不愿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的,但对于你们,我可是够意思的!

我疼爱的杨杲,我的儿啊,你才十二岁,叫你不要哭你非哭,那个天杀的裴虔通一刀砍下你的人头,你稚嫩的热血喷溅了我一身,那是我的血啊。

唉,当时我已心如死灰,我也知道他们不会饶了你,可这些家伙还想对我动手。我是一国之君,不能死于刀锋!我早就准备好毒酒了,是时候该让人拿出来了!可是……人呢?

令狐行达这厮,居然上来薅住我的领口!没等我反应,猛地把我按得坐在地上。

罢了。我解下自己的丝巾,交给令狐行达,他给我保存了的尊严——他用这条丝巾把我绞死了。

E

葬身我死后,心爱的萧皇后找来宫女、太监,拆掉漆床上的木板,做了一个棺材,把我和杨杲浅埋在了西院流珠堂。

四个月后,陈稜,这个我曾经的部下,感念我的恩德,找到了我的灵柩,又找到留在江都的我曾经用过的车辆及乐器,勉强凑合成一组天子仪仗队,把我又埋到了江都宫西郊吴公台下。

再后来,据说我又被叛变的李渊的儿子给再埋了一次,我的萧皇后后来也来陪我了,但我记不清了,那个时候我眼前一片漆黑,黑到已经没有知觉了。

我只记得,我跟亲爱的萧皇后说过,“富贵贫贱,痛苦欢乐,轮流交替,何必悲伤。”何必悲伤,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下一轮的交替?

大业一千四百零九年,也就是你们说的公元2013年,又是三月,我的墓被发现了吗?可能是吧,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这有一段故事听我来告诉你。

我的故事要从1395年之前说起。

成都女子举报无证保健食品获近19万奖励

2017夏装新款印花连衣裙

纠正初学者化妆手法,极速进阶,

成都女子举报无证保健食品获近19万奖励
2017夏装新款印花连衣裙
纠正初学者化妆手法,极速进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