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网络

北苹南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1:03

一  同志,你是来参观我们的苹果园的吧?你看那一棵棵的苹果树,累累果实挂满了枝头,在霞光的映照下,一片艳红,结得多么好呀!  其实,过去我也和你一样,吃过许多苹果,那又大又红的苹果,咬一口,又香又脆,甜蜜中带一点酸味,特别可口。但就是没有见到过一棵真正的苹果树,更没有吃到过一个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苹果。那原因吗,据说苹果是北方的特产,一移植到我们长江以南,由于气候和土壤的关系,就会变异,再也不结苹果。因而我们江南历来就是苹果的禁区。  要说这话,在过去也确实如此,我自己就有过这么一段亲身经历。同志,你要是不嫌啰嗦,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给你讲一讲。  早先,我家的屋前有一棵梨树,屋后有两棵李树,一棵桃树,一棵橘树,外加一棵石榴树。真可以说是什么果树都有,就是没有苹果树。  那一年,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有一次,爸爸买回来一些苹果,拿了一个给我,又拿了一个要我拿去给小红。小红是我家隔壁赵大叔的女儿,与我同年。  那时,苹果在我们那里还是难得吃到的稀罕东西。小红一边吃,一边和我商量说:  “我们自己来种几棵苹果树吧!”  “怎么种?”我问。  “我们把吃剩的苹果籽种下去,它不就会发芽吗。”小红说。  “对!等小树长大,结了苹果,我们就可以经常吃到苹果了。”我拍着小手高兴地说。  于是我们便立即动手,把吃剩的的果核小心地埋在门前的土里。  后来,我们埋下的种子果然有一粒发了芽,长出一根小小的幼苗。  我和小红可高兴啦!经常给它浇水、捉虫、松土、施肥,盼着它快快长成大树。有时甚至在梦里,我也梦见它长呀长呀,很快就长成了大树,树上结满了一个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我和小红把苹果摘下来,送给大夥和队里的军烈属……  一晃眼四五年过去了,这根树苗终于长成了大树,开满了粉红色与白色的花朵。  然而,就在它开花的那几天,就遇到了寒潮的袭击。一连三四天,寒风不停地吹,冷雨不停地下,把树上的花朵吹打下不少。我和小红看了那个心疼呀,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念叨:“风呀,雨呀,你们行行好,别把我们的苹果花都吹打掉了。”  赵大叔在一旁笑着说:“花开了就会落,心疼什么?会结果的自然会结果。”  爸爸却说:“只怕这树只开花,不结果。”  “为什么?”我们问。  “因为自古以来江南就是苹果的禁区,有谁听说过我们这里能种苹果树的?”爸爸说。  “那也不一定。”赵大叔说,“就拿我们这里来说吧,过去一直是种的单季稻,现在呢,哪一丘田里不是种的双季连作稻。”赵大叔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思想比爸爸要进步一些。  “这树一定会结果的。”我坚决地说。    二  事情总算如愿以偿,这棵树上终于结出了一些小小的果子。  我和小红那个高兴呀,每天上学放学,都要往那树上看几遍,看看它们又长大了没有,长大了多少。然而不知为什么,那些果子长到李子那么大小,就再也不长了。有一天,爸爸忽然对我说:“小松,你们的苹果成熟了。”  我不相信,说:“才那么一点点大,怎么就成熟了呢?”  “你看!果子都变红了,这还不是成熟了吗?”爸爸又说。  我仔细向树上一看,那一个个小小的果子,不知什么时候,果然已经由青变红了。我不觉一怔,心想:这些苹果为什么才那么一点点大就成熟了呢?事情可真奇怪呀!但我转而一想,又高兴起来:小就小一点吧,总也算是结了苹果。我于是爬上树去,摘下一些果子,分发给大家。  爸爸笑着摇摇头,没有接。小红拿了一个咬了一口,连忙把它一丢,接连着“呸呸”地直吐口水。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我连忙也拿了一个放进嘴里,那果子真硬呀,咬一口没咬动;再用力一咬,流出一股液汁,又酸又苦又涩,实在难以下咽。我也像小红那样把果子一丢,“呸呸”地直吐起来。  同志,你别笑。那小小的苹果,确实是又硬又酸又苦又涩,根本无法入口。  爸爸在一旁笑得捧着肚子,半响以后才说:“我说过吧,这树不会结苹果。谁听说过我们江南能种苹果的呢?”  “可是,我们江南为什么就不能种苹果呢?”小红一摔辫子,不服气地说。  “这……”爸爸一时也回答不上来。  是呀,那么好的一个大苹果的种子长出来的树,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们江南又为什么不能种苹果呢?我们去问赵大叔。赵大叔听后沉思地点点头,对我们说:  “对!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小松、小红,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从必然王国向自然王国发展的历史。’也就是说,人们要在自然界里得到自由,就要用自然科学来了解自然和改造自然。”  赵大叔说到这里想了一下,接着招呼我和小红坐下,说:“来!我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  “故事?”我和小红都高兴起来。  “对,是去年我去县里开会,听一位同志说的。这故事与你们的苹果树还有一点关系。”赵大叔说。  听说与我们的苹果树有关,我和小红都瞪大眼睛仔细听起来。  “从前,在苏联有一位老人,他有一个自己的小小的苹果园,专靠栽种果树为生。后来,他那个小小的果园被富农霸占去了。老人没有办法,只好迁居到遥远的北部,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住下来,在那里开垦了一些土地,种上苹果树。可是北方很冷很冷,一到冬天,种下的苹果树苗都冻死了。老人不灰心,第二年又重新种上苹果树,可是一到冬天,那些苹果树苗又全部冻死了。老人仍不灰心,第三年又重新种上……就这样,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终于被他把苹果树种活了,成功地把苹果树由苏联南方移植到严寒的苏联北方。”  “这个人是谁?”我们问。  “米邱林。”赵大叔说。  “米邱林?”  “对!米邱林。”赵大叔说,“十月革命以后,米邱林参加了苏联科学院的研究工作,创造培育出了许多新品种,史大林对他的工作作了很高的评价。”  赵大叔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们。米邱林能把苹果树成功地从苏联的南方移植到北方,我们又为什么不能把苹果树从中国的北方移植到江南呢?  我们吃苹果的事,一传二,二传三地传了开去,同学们便拿它来取笑我们。这个说:“小松、小红,把你们的苹果拿几个来尝尝。”那个说:“哎呀,这苹果怎么这么小,又硬又酸又苦又涩……”说着还连连地吐口水。气得我和小红直想哭。赵大叔又鼓励我们说:“别气馁,他们这是在鼓励你们呢。”  我不懂,明明是取笑,怎么反而变成鼓励了呢?  “你们下决心,想办法,把那棵苹果树改造过来,那不就是鼓励了。”赵大叔又说。  那一年冬天,爸爸看那一棵苹果树没有什么用,要把它砍了当柴烧。我和小红坚决反对。赵大叔说:“留下它吧!看看我们以后能不能想办法把它改造过来。”妈妈也说:“孩子要,就留着吧。夏天也可以遮荫乘个凉。”那棵树这才逃过一劫,幸存了下来。    三  一转眼又过去两三年了,我和小红都已经进了中学。  可是门前的那棵苹果树却依然如故,每年开了花结些不能吃的小果子,随后又让那些果子落掉。我们仍然无法解开其中的秘密,找到改造它的方法。  那一年春天,刚开学不久。有一天,我独自一人站在门前,望着那棵苹果树发怔。小红忽然从路上飞跑过来,一边跑一边扬着手里的一本书,高兴地喊着:“小松,小松,有办法了!”  我连忙迎上去,接过那本书一看,原来是一本介绍米邱林的科技小丛书。这本书是他们的班主任寒假去省城探亲,特地到新华书店去为她选购的。我立即迫不及待地打开书本,一页一页地翻阅起来。看着看着,我忽然把手一拍,恍然大悟地说道:“哈!原来我们种的是一棵野苹果树。”  同志,你也许会感到奇怪,这怎么会是一棵野苹果树呢?原来苹果树是是要经过嫁接的。米邱林就是先把野苹果树的种子播到北方,使它先适应北方的寒冷,然后再用它做砧木,接上苹果树的枝条。这样培育出来的树,结出的苹果虽然又红又大,但它的种子受砧木的影响,播种下去长出来的却仍然是野苹果树。我们这棵树是用种子播种的,没有经过嫁接,当然就是野苹果树了。  “我们的这棵野苹果树已经好多年了,完全适应了江南的水土气候。”小红说。  “对!只要用它作砧木,接上苹果树的枝条就可以了。”我说。  “可是,我们又去哪里寻找苹果树的枝条呢?”小红又说。  一句话问住了我。是呀,自古以来我们江南就是苹果的禁区,不要说附近一带根本没有苹果树,恐怕就是整个江南也很少会有苹果树。我们一时又去哪里寻找苹果树的枝条做接枝呢……  我和小红一起苦苦地想呀,想呀,想了许久。正当我在搜索枯肠,苦思不已的时候,小红忽然两眼一亮,拍手叫道:“有了!米邱林把苹果枝条嫁接在梨树上,培育出了一种梨苹果的新品种。我们没有苹果接枝,就把梨树枝嫁接到这棵野苹果树上吧?”  “好主意!”我兴奋得一跃而起。我家门前就有一棵梨树,现在又正值初春,树木尚未发芽,正是嫁接的好时候。  爸爸和赵大叔听了我们的想法也都很高兴。爸爸说:“嗯,这倒是一个挺新鲜的主意。听说果园在栽培树苗的时候,也都是要嫁接的。”但他紧接着又有些怀疑地说:“只是,苹果树上接梨,这能行吗?”  “能的。”我坚决地说。“米邱林就曾把苹果与梨嫁接过。”  “好!我支持你们。”赵大叔却高兴地拍着我和小红的肩,鼓励我们说。他接着又指着那棵野苹果树幽默地说:“你们看那棵野苹果树,也在向你们招手,要求你们快点把它改造好,让它为人类作点贡献呢。”  然而,一旦接触到具体的嫁接技术,爸爸和赵大叔也都是门外汉。门前的那棵梨树和屋后的那棵石榴树,还是爷爷手里种的;那两棵桃树和一棵橘树虽然是后来才种的,但种的也都是买来的树苗。我们这里没有果园,谁也没有见过嫁接是怎么进行的。  ,还是赵大叔提醒我们说:“与我们相邻的竹园公社早几年不是办起了一个果园吗?那果园离我们这里也不远,才十多里路。我想,他们那里总会有人懂得嫁接吧。”  “对!我们明天就去取经。”  “向人家拜师学艺。”  我与小红一齐说道。    四  恰好第二天就是星期天,我与小红便早早吃了早饭,向竹园公社的果园出发。  竹园公社的果园座落在一处向阳的山坡上。但见那一棵棵,一行行的果树,枝叶交错,连绵不断,布满了整个山坡。那果树的品种真多呀,有桃树、梨树、李树、枣树,还有那四季常青的柑橘树,简直是一个果树的世界。  在几畦树苗旁,一位宾发斑白的老爷爷正拿着一把大剪刀,把一根根齐腰高的树苗,贴着根几剪掉。小红看了心疼地说:“这么好的树苗,剪掉干吗?怪可惜的。”  我想了一下说:“大概是剪掉嫁接吧?”  老爷爷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笑着点头说:“对!剪掉嫁接。这些树苗长大了,只会结又小又酸的野桃子。接上良种的枝条,就能结又大又甜的水蜜桃。”  正说着,两位叔叔拿了几捆枝条走过来,开始进行嫁接了。  这正是一个学习嫁接的好机会,我和小红便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仔细看着。只见他们把那些枝条剪成四五寸长的一根根接枝,再分别在接枝和砧木上斜削一刀,然后把两者的削口紧贴在一起,缚上细绳,就嫁接好了一棵树苗。  原来嫁接就是这么个接法,也不复杂。我想。  但看着看着问题又来了:我们的那棵苹果树已经是大树了,与这小小的接枝又怎么能贴得紧呢?我于是问老爷爷:“老爷爷,大树也能够嫁接吗?”  “能呀。”老爷爷停下手中的活,看了我一眼,说,“你问这干啥?”  于是,我和小红便连忙把事情的经过,都一五一十详细地告诉了他。  “走!我带你们去看一棵树。”老爷爷听完我们的叙述以后,站立起来,带领我们向果林的深处走去。一路上,他又边走边说:“嗯,你们的想法很好。自古以来我们江南就是苹果的禁区,以前我也想过要试种一下苹果,但一直没有动手。”  老爷爷带领我们走到一棵老梨树下,只见那棵梨树的枝干全被锯掉了,锯口上面嫁接上了许多小小的接枝。老爷爷向我们介绍说:“这是一棵办园以前的老树,已经很少结果了。按照以往的习惯,就要把它砍了,重新种上一棵小树。那样,要等三年,小树长大以后才能结果。现在,我们把它的枝干锯掉,嫁接上一些新枝,就可以叫它返老还童,再结上十多年的果子。”  老爷爷接着找来一些大小不一的枝干,手把手地教我们,如何把细小的接枝嫁接到粗大的砧木上去。  回家以后,我们立即动手,用老爷爷教我们的方法,对那棵野苹果树进行嫁接。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留下了野苹果树向北的三根枝干,只锯下它向南的三根枝干,在它们的上面接上梨枝。    五  几天以后,树木开始发芽了。那棵树向北的三根枝干上,吐出了一粒粒鹅黄的嫩芽;可南边那三根枝干上嫁接上去的梨枝,却一点也没见动静。 共 64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如何才能有效治疗阳痿
昆明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