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网络

寻找第四代阿富根活动凸显上海方言生存窘境

发布时间:2019-07-10 10:40:23

“寻找第四代阿富根”活动凸显上海方言生存窘境

沪语广播面临失传危险  “寻找第四代阿富根”活动凸显上海方言生存窘境  陪伴了上海听众50年的沪语广播《阿富根》,即将遭遇后继无人?日前,“寻找第四代阿富根”沪语主持人选秀活动启动。坐在评委席上的《阿富根》主持人叶进、肖玲,是现在上海仅有的两位沪语播音员,他们将在5年内退休,沪语广播面临失传的危险。主办方表示,通过海选“阿富根”接班人,并不是想要大家都说上海话,而是希望树立沪语口语标杆,保留其中承载的本土文化特色。  上海电台沪语品牌节目《阿富根》,创办于1961年,初叫《阿富根谈生产》,是对农村广播节目中的一个栏目。节目中,“阿富根”和“小妹”用地道的上海话传授农业生产知识、宣传社会新风。50年来,“阿富根”和“小妹”换了三代,节目内容也从谈生产变成了播讲评点。  不过,上海话的生存环境逐渐萎缩,“阿富根”的传承人或将出现断代。在参加选秀的近800名选手中,“80后”年轻人占60%以上。面对沪语这门地方母语,很多年轻人有感情有感觉,却坦言用的机会越来越少,更说不清究竟为什么要保留沪语广播节目。选手傅文翱告诉:“在海外生活了10年,坚持在朋友圈里说上海话。回国后却发现说上海话的朋友越来越少。”还有选手在陈述报名理由时说,自己是受父母委托参加比赛的,自己却对上海话的去留并不是十分在意。东方广播戏剧曲艺部总监赵洁表示,因为缺少大环境,很多年轻人已经不说上海话了。就连沪剧院、滑稽剧团招生,也要先教学员们学说上海话。上海话的生存正在遭遇窘境。  主办方表示,为沪语广播寻找接班人与推广普通话并不矛盾。普通话和方言使用的场域不同,而且很多人的“母语”都是某一种方言。方言也是富有表现力的交流工具。如上海话中的“吃”,就能表达很多普通话中没有的意思,“吃红灯”、“吃药”、“吃香”、“吃官司”、“吃得开”等“吃字头”的语汇,说起来听起来都别有一番风味和内涵,融入了上海人的性格。  近几年,从《上海话大词典》出版、“上海话输入法”出现,到如今寻找沪语主持人选秀,“小方言”正在被当做“大文化”的一部分走入公众的视野。有学者表示,作为地方文化的组成部分或载体,方言应该得到更多保护。沪剧、滑稽戏等戏剧曲艺如果改用普通话将失去生命力。不过,目前保护方言仅仅停留在对现有材料的保存上,并没有将方言当做地方文化发展。清末还有部用吴侬软语写成的小说《海上花列传》,比如“阿有啥人”、“陆里晓得”、“就去哉”等吴语对白。如今,却很难再出一部吴语小说。  本报 王磊

来宾治癫痫
安阳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漯河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临高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