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娱乐

木马吉春龙门梦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39:35

龙门梦    “四人帮”垮台了!文艺复兴了!人们欢呼,人们奔走相告。  周明从河西接回了天仙与孩子周勇,正式结了婚。  周明看到了毛主席生前对《创业》影片的批示:“此片无大错,建议通过发行。不要求全责 备,而且罪名有十条之多,太过分了,不利调整党内的文艺政策。”喜形于色。  他又学习《红五卷》,次阅读了这样一段话:“我们现在许多同志不下苦功,有些同志 把工作以外的剩余精力主要放在打纸牌、打麻将、跳舞这些方面,我看不好。应当把工作以 外的剩余精力主要放在学习上,养成学习的习惯。学什么东西呢?一个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一个是技术科学,一个是自然科学,还有文学……”于是,用红铅笔在“还有文学”四字 下边划了一道杠。  一个新的构想在周明脑子里形成了。  他给钢厂的赵山文友写信,谈文艺百花齐放的春天来临了,谈想搞个业余文艺创作组,龙门 地区的几个文艺爱好者参加,主要是切磋改稿,提高采用率。又给陈胜写信,谈同样的想法。均未回音。  周明调到龙门搞整顿铁路治安秩序工作。  一天,他到钢厂找到了赵山,重谈成立创作组的事。  赵山笑着说:“你去年的信收到了,但考虑几个离得太远不行。现在你来龙门工作,就好了,我举双手赞成!”  隔了几天,周明在龙门商店门口碰到擅长写诗的卫忠,两人一见如故,很亲热。  周明先开口说:“诗友,你叫人找得好苦!我把‘夹皮沟’都翻了个过,就是不见你的蛛丝马迹。”  “老兄,我也听说你到了龙门,就是不知道‘整铁办’的牌子挂在哪哒?我早不在‘夹皮沟’。 到我那儿坐坐。”  “现在不行。”周明说,“铁办还有事。这样吧,咱们先到铁办,你认个门,改日再登贵府讨诗。”  周明领着卫忠,七拐八转,来到了土建队9号楼2层。这儿是刚建成的楼房,还未 给职工们分,门还没有刷油漆,窗还没有装玻璃,用道林纸糊着,室内很豁亮,摆三张课桌,三条长凳,算是临时办公室。  卫忠一看这样简陋,不美气地说:“唉!堂堂的治安办,就住在这烂地方,连个招牌都没挂!”  “高林,你说呢。”周明却感到如意,“这儿虽然简陋,但很宁静,是个写作的好地方。”   高林是整铁办的文书,笑了一下说:“周师说得也是。”  三个人抽着烟。  周明问:“田广在三岔哪儿?”  “他早都不在那边了,这两年上了业余大学,已分到龙门矿上,和我住在一个宿舍。”卫忠 回答。  “这太好了!”周明满面红光,喜出望外,“我已和赵山、宁科说了,咱们在龙门地区的几 个小文人,组织个业余创作组,定期切磋作品,多往报刊投稿,提高提高写作水平。你卫忠 在《延河》上已发表诗歌,是挑旗的。你一定要参加,编改你得出大力!”  卫忠笑着露出了金牙:“没麻哒!没麻哒!我们住在这种神奇的龙门,要象鲤鱼那样,跳他 三跳!”  “你说到我的心坎上啦!”周明说,“咱们来到世上,在文学上应当有所建树。”  卫忠临走时说:“我回去给田广说一下,保险他乐意参加。”  “一定要叫他参加,听说他叔父在省出版社还是个头头,叫他多联系一下西安。”周明叮咛道。  卫忠走后,高林心内一热,对周明说:“周师,我也想参加,可以不?”  “可以,完全可以。”周明望了高林一眼,“你字写得好,将来油印稿件刻蜡版,管稿件收 发登记。”  又隔了几天。  赵山来铁办找周明。  周明说:“我已和卫忠、宁科、田广、高林等文友通了气,他们都愿意参加业余创作组,认为这是提高稿件质量的好办法。我这两天忙一些,你先草拟个‘纪律’,我划个‘安排’,‘五一’前讨论。”  赵山问道:“那名称叫什么?”  周明回答:“咱们几个都在这龙门镇,大禹凿龙门,鲤鱼跃龙门,司马迁生龙门,这龙门神 奇得很,是出名人的地方。就叫‘龙门业余文艺创作组’吧,你看呢?”  “好,好,这么定了。”赵山边走边说。  4月29日上午,赵山带着写好的“纪律”与周明见面。  周明看了一遍“纪律”条文,拉开抽斗,取出“文艺创作安排意见”和“鲤鱼跃龙门”的文 章,递给赵山看。  卫忠这时进了铁办的门。三人便研究了一番。  高林回家不在。周明便给宁科打电话,未联系上。他问田广,卫忠说下井了。  快中午一点钟了,周明看表后说:“铁办广播时间马上到了,井原进城去了,让我开广播, 我得到电影院去。”  赵山说:“你先去放广播,我俩等一下宁科。”  周明说:“不行,放完广播,两点钟还要开会,没时间了。这样吧,不等宁科了,咱们都到 电影院楼上,放开广播后,就开个筹备会。”  于是,三人边谈边来到街中间的电影院楼上。周明放录音,赵山让卫忠看“纪律”和“安排”。  周明来到大厅,说:“纪律太长,应简单一些,干条条,如认真学马列,紧跟党中央,每月 聚会一次……”  卫忠、赵山认为“不可太简单”,还是在原稿上改一改即可。  卫忠叫周明、赵山观看西边墙上画的《龙门新貌》图,大家一致认为画得太美了!你看那: 两山峭壁,直插云端,黄河之水天上来,从神奇龙门一泻而下,三桥飞架河上……  周明受到启发,对卫忠、赵山说:“咱们成立创作组,再能油印个稿件式册子,把这《龙门 新貌》图作封面,就好扎了!”  赵山、卫忠拍手道:“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啊!”  ,三人决定“五一”节算正式成立“龙门业余文艺创作组”并油印《龙门》稿件式册子。  《龙门》期内容,拟为:将“安排”改为“创刊词”;栏目分“学习红五卷”、“揭批 ‘四人帮’”、“工农商学兵”、“文艺评论”等。  周明说:“我毕了给宁科、高林说一下,赶快写稿;卫忠,你给田广说一下,每人一篇诗歌 。“五一”节送来,还要刻印发出,不快赶,等寄到报刊,稿件就成‘马后炮’了。”?  散伙后,周明到粮店开了一下午会,待回到铁办,有个同志告诉他,三矿一个高个子找,等 不见已回去了。他想,可能是宁科来过。  5月10日左右,赵山、卫忠、宁科、田广才陆续将诗文送到铁办来。    赵山来后,周明说:“我这儿跑那儿跑,工作不固定。不如把通联地点放在你那儿合适。”   “可以,就在《龙门》上刻个‘钢厂北沟12号’。”  卫忠来后,周明把其他几个人的诗文交他修改,尽快拿来,让高林刻印。过了两天,卫忠又 来见周明,说:“稿件还可以,我有的地方改了个别字。”  随即,周明编开了“目录”,先列“国际歌”,再发“创刊词”;在“欢呼红五卷”栏下, 列周明的《喜读红五卷》诗、高林写的《主席给咱红五卷》诗、田广的《毛主席的书是宝 中宝》信天游;在“工农业”栏下,列赵山的《满庭芳?龙门》词、宁科《满江红》词、卫忠的《矿工诗抄》“争”“创”“干”诗歌。  周明从龙办借来了钢板、铁笔和蜡纸,交给高林抽空刻字。  这时,县法院的高法官来到龙门办案,周明便向他问起了有关法律规定。高法官说:“《 宪法》有‘言论’、‘出版’、‘结社’自由,没有‘结组’自由,叫‘社’比叫‘组’合 法。”  周明说:“几个人合作搞创作,叫‘社’似乎大了些。”  高法官慢条斯理地说:“判断合法不合法,不管大小,要扣字眼的,我的文学家先生。”  这样,在刻版时便将“龙门业余文艺创作组”刻成“龙门业余文艺创作社”了,招惹来以后 的“横祸”!  高林刻,周明印,二人装订,皆在中午和晚上休息时间完成。看到装订成册的46份《龙门 》刊物,周明、高林简直手舞足蹈起来,好象自己生了个大胖小子那样高兴!  周明说:“高先生,你赶快取上几个信封,分别给《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 、《秦西日报》、《延河》、《群众艺术》(后改为《百花》)、《渭南文艺》寄去!  “没麻哒!我马上就办!”高林吹起了口哨。  周明神气十足,在室内背着手踱步,又叮咛道:“每个同志发3至5册,他们可以用此联络 文友,吸收爱好者参加。对了,县文化馆要给,一定要咱们亲自送去!我在秦西日报、宣传 部干过,没有发现上级关于成立业余创作组织的具体规定。县文化馆是主管业余作者的,馆 内有党组织,咱们要自觉争取和接受基层党组织的领导。”  高林说:“星期六我回家,路过县城,让我拿上这刊物找县文化馆主管领导去。”  “好,好。我给任馆长和刘天写几句话,让他们明确表个态!还有,告诉每个同志, 把刊物和参加‘龙艺社’的事,务必向本单位的党组织汇报,争取其支持。咱俩在铁办工作 ,属街办管,抽空得向姚主任汇报。”周明屈指数着。  高林说:“你不亏为‘周明’,想得太周详了。这些事,我来办好了,误不了事。”    高林从县城回到龙门,对周明汇报道:“我到文化馆见了刘天,给了两册《龙门》和你写的 信,他高兴极了,说和你是老朋友、老同事,他认为‘把北片业余作者组织起来好’!‘对 文化馆也是个促进’。”  “任馆长不在?”  “听说去省上开会。”  5月28日,周明到化肥厂要治安经验材料,碰见宋文给了一份《龙门》,望她写稿。在周 明与厂治安办 孙师握手告别时,碰见了任馆长夫妻。拉到另一个房间谈起来。  任馆长先让周明看了一张精制的“观台卡”,说:“把这张彩卡赠给你好了。我刚从省上参 加调演会回来,省上领导对文艺创作非常重视,反复强调党中央粉碎‘四人 帮’后,给文艺百花齐放创造了良好的环境,要以实际行动迎接文艺的春天!这次调演,就 体现了百花齐放,再不是‘四人帮’时的一枝独放,民间地方戏节目多,对咱县秧歌评价很 高。”  这时,周明询问:“任馆长,你见到我写的信了吗?我们几个成立个‘龙艺社’,印了个稿 件式《龙门》刊物,老刘让你看了吗?”  “见了,都见了。你们的作法正符合上边这次会议精神!你们几个,是咱县文艺创作上的尖 子人物,要多写点质量高的稿子。你这两天得赶快写个‘秧歌词’寄给馆内。”任馆长激动 地说。  周明问:“任馆长,写哪方面的内容?”  任馆长说:“厂矿、农村都可以。”  “对,我回去马上写。”    宁科来铁办,与周明到龙矿见了卫东、田广,四人又下到钢厂见了赵山。在北沟窑洞中,开 了个五人会。周明说:“高林有事,咱五个人开个会,商量一下分工问题,大家看怎么办?”  赵山说:“还是周兄分吧,大伙服从。”  “还是大家先议一议为好。”周明推让。  卫忠说:“‘龙艺社’是老周发起的,咱们几个算创办人,让周明总的负责,从政治上把关 ,不要出问题就行。”  宁科、田广、赵山均说:“卫忠说得对,请周兄当社长吧,大家都赞成。”  “我东跑西跑,工作不固定,还是让赵山招呼上为好。”周明再次推让。  赵山一听,慌忙摆起双手,离座拒绝:“不行,不行,万万不行!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哩嘛!”  周明推辞不过,便说:“那我先招呼上。赵山管收稿件,卫忠、宁科管修改,田广跑外联, 高林管刻印。”  接着,周明拿出任馆长赠的台卡叫大家看,又传达了任馆长和刘天同志的好评与表态。  大伙欢天喜地,表示一定要把《龙门》办出水平,办出特色。大家又商量将《龙门》出刊定 为“元旦”、“五一”、“七一”、“十一”,每年出四期。  散会时,周明让田广下县见一下主管文艺的刘天,将这次分工汇报汇报。田广说了声“没麻 哒”。  6个人都到齐了,商量“七一”出刊之事。田广说他妻哥刘元要参加“龙艺社”,还推荐了 田园、任东、卫东等人。周明表示见了人再定。  每人拿来一篇稿子,周明工作忙未写,要用《游龙门》秧歌词充数,大家说行。互相看过文 章之后,都觉得质量低了,比期水平下降了。  周明当机立断:“这样是要砸锅的!都拿回去另写!卫忠、宁科,你俩能写,不要限一篇。”  高林发话道:“期《龙门》发送后,我听到个别人不好的议论。”  周明睁圆了双眼,忙问:“你快说!”  “有的说我们几个‘弄闲事干啥,不顶睡觉、打牌美’;有的说‘业余社’搞法不合适 ;有的还说‘具体是哪里领导的’……”高林反映道。  大伙面面相对。  周明扫了大家一眼,他毕竟在党政首脑机关工作了十多年,立即解释道:  “马恩列斯和毛主席都对文艺事业很重视,有专门的论述;红五卷上,毛主席就对业余时间 打纸牌、打麻将、跳舞作过批评,号召业余时间读马列,读科技,搞文学创作,怎么能说 ‘ 不顶睡觉、打牌美’呢?我们在粉碎‘四人帮’7个月后才成立的创作组织,是新生事物,用文艺形式歌颂党,歌颂社会主义,揭批四人帮,同时不断提高业余作者的政治觉悟和创作 水平,这怎么能说‘弄闲事’呢?至于‘不合适’和‘哪里领导’,不值一驳。《宪法》规 定公民有‘言论、结社、出版自由’,我们请教过法官,认为‘结社’比‘结组’合法,再没有具体的政策规定;业余作者是由县文化馆具体领导的,这一点我们已取得了任馆长和 刘天主管的同意和支持。另外,我们还请示了龙门街道办的领导,他表示‘大方向对头’,只是说‘不要把有问题的人弄进来’。因此,听到的不正确议论,不要理睬!是善意的,可以作解释。我给大家敲个钟,文人一定要讲政治,一定要按‘三要三不要’的基本原则办事 ;一定要按‘六条标准’鉴别作品;一定要坚持‘业余’创作,不能影响工作;一定要向本 单位领导汇报此事,争取同意;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不搞任何歪门邪道和不正之风!” 共 1761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炎的常见原因解析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