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台河信息港 > 金融

别说眼泪对你无所谓八

发布时间:2019-06-23 20:38:13

别说眼泪对你无所谓(八)

H

长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跟邪见面了。我说不好为什么会跟邪见面,我曾经问过他,他说我或许象一样控制不了的东西,具有一定的诱惑力,我又象一个或妖或仙的女巫一样,充满了来自边缘的诱惑。

我不让邪在楼下等我,因为那样会让人误解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毕竟我跟小辉的关系还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见面的时候我的内心狂躁不安,因为我在上恶意地跟邪打了赌。

我看到邪的眼神里是一种猎奇的兴趣,有一种原始的挑衅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升起了一种更强烈的挑衅性,虽然我想我疯了,其实很多的时候我更愿意用别的方式解决问题。

车在高速很快行驶着,我们都不太说话。很快地到了目的地古城。

夜晚的古城显得格外的漂亮,跟白天的萧条有明显的对比。我跟邪象情侣般地手挽着手在江边走着,邪说想停下来看看我长得怎么样,他刚开车没有看清楚,我看着他,他倒有点不好意思。

或许我们都还不熟悉,或许我们心中都在想着这个赌究竟要不要赌下去?

后来我们去唱歌,我唱了很多的儿歌,我跟邪说我很高兴,他说你又没有喝酒,为什么会说胡话?我跟邪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打我一顿,可是不要骂我,我很脆弱。邪有点心疼的看着我。

在酒店的门口,邪问我要开一间房子还是两间房子,我跟他说要一间两个床的房子。

在房间里,我跟邪合衣躺在一张床上说着话,邪笨拙地吻着我,我也热烈地回应着,本来我就是抱着破坏自己的目的来的,不是吗?可是当他的手顺着我的脸庞慢慢下滑的时候,我想起了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光,我们在同一家宾馆做着同样的事情,忽然激情全无。黑暗中我的眼泪很想汹涌而出,但我还是压抑了,我跟邪说睡吧。邪说他睡不着,我说你想干什么,他说我决不碰你。

我躺在床上,不觉睡去。

等我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看着窗户,透过窗帘有一些微弱的光亮。我发觉自己的衣服全被脱了,邪可能知道我醒了,突然间,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我陡然慌张起来,不太相信自己的处境,崩溃了平时的冷静,用手使劲地捶着他,但是邪一动也不动,等我渐渐安静下来,才发现邪仅仅只是压在我的身上,并没有做其他的。我的圆睁双目,清楚而平静地看着危险的加剧,心跳加快。

邪躺回自己的位置,头靠着枕头,歪着头笑着说:“我说过决不碰你的,没想到你反抗那么激烈,真是傻孩子”。

我这才放了心,觉得自己虚弱得可怕。

邪说:“你没有跟那个男人上过床?”

我说:“没有”。

邪说:“我不会跟你上床的,你对我没有多大的女人吸引力。”

漂浮走远的心事,恍惚在半空中荡着秋千…………

我在上跟邪打赌,即使我们呆在同一个房间,你也碰不到我。邪说,你一定会躺在我的床上。

回家的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谈打赌的问题,或许我们都认为那只是一种认识方式,虽然它比较危险,但并没有其他,这样的结果让我很满意。

分离的时候,邪对我说,你就是因为无知,才这样的大胆。

我不吭声。

那双眼睛,透亮深邃地望进了我的灵魂里,象极一把锋利的刃,搁在我心底柔软处来回摩挲,鲜血淋漓。

我喜欢上了邪,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但我知道自己不可以。

他像是我在海水中垂死要抓住的海草一样,我总在暗夜一遍遍地看着我们的聊天记录,不可抑制地想念。但我从不说。

但是,绝望,绝望它始终在我心脏的某个部位,与生命同在,而邪也终于被我隐匿在暗夜里成为的安慰。[1][2][3][4][5][6][7][8][9][10][11]

成都微商城开发电话是多少钱
收银机
微信手机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