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牛ST华龙18个月后神奇复出打渔的如何木

2019-01-13 04:29:34

  牛ST华龙18个月后神奇复出打渔的如何变身船帮

  进入[ST华龙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有这么一家上市公司,8年来,围绕它的是不断的出局和重组、债务和抵押、拍卖和收购,各利益方你方唱罢我登场。

  有这么一家上市公司,6年来,从来没有任何利润分配、送配股,每股亏损达3.04元。但在近的一番重组后,2008年确定的每股收益高达1.15元,成为2009年“牛”复牌ST股。虽未创造历史,但也与历史不远烹饪酸涩与美味了——尽管这个收益是债务重组带来的。

  ST华龙()就是这么一家上市公司。1月5日,2009年新年交易日,华龙在长达1年半的停牌后再度“复出”,重回资本江湖。

  从此,中国的A股市场再度与这只“传奇”的股票共舞,光怪陆离、荒诞不经的一幕幕或将再度演绎。

  756万股对赌

  一位深知内情的华南私募人士,向理财周报揭穿华龙近一次重组背后的股东利益所在。

  1月8日,华龙收盘报收3.06元。按照复权股价计算,新年4个交易日累计下跌13.34%,与大盘背道而驰。1月5日,华龙股改复牌。这是一份非常有意思的股改方案,想到用流行的“对赌”这个词来形容。

  对赌方包括沪、粤两地民间资本,像一场对决,决胜在一年后。对决双方分别是华龙重组后的大股东上海兴铭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兴铭”),以及广州市德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德秦”)和广东绿添大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绿添”)。

  华龙股改主要内容为:全体流通股股东每10股获得股票为0.86股。股改实施后,ST华龙总股本为1.74亿股,其中“无限”流通股9552万股,十分便于资金操作。

  细节隐瞒在股改方案注释中。

  根据方案,上海兴铭统一代表非流通股股东向全体流通股股东支付股改对价。上海兴铭总计送股756万股,但此部分股份由广州德秦代为支付。上海兴铭将在股改实施完成满12个月后的30个交易日内,向广州德秦贸易偿还756万股,或按照股改完成满12个月后的公司股票的20个交易日收盘价的平均值与广州德秦进行现金结算。

  除送股外,上海兴铭股改对价还包括:将其持有的舟山市普陀中昌海运有限公司(普陀中昌)70%股权捐赠给华龙,同时豁免华龙对其债务3000万元。

  一年后的股价,无疑决定了756万股的价值,从而影响到双方博弈终胜算。

  沪上资本“坐大”

  测算各方利益点,简单的是看成本。

  一切要从一年前说起:2007年12月12日,华龙前大股东——广州市福兴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福兴”)分别与上海兴铭、广州德秦及广东绿添三家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全部的股票转让出手。

  其中,上海兴铭受让1205万股股份,每股对价1元;广州德秦和广东绿添由于代广州福兴偿还其所欠银行债务(分别为3500万元和1800万元),而分获1194万股和614万股。

  以1月8日华龙3.06元收盘价计算,广州德秦送出的756万股人不敬母亲连禽兽都不如“价值”2313万元,加上此前代替广州福兴偿还的3500万元,广州德秦的成本在5800万元以上。

  一年后,若华龙股价不及4.85元(5800万元/1194万股),则广州德秦“得不偿失”。如果我们推断广州德秦和广东绿添是“一家人”,则“德绿系”的成本在7613万元(3500万元+1800万元+2313万元)。

  而在上海兴铭方面,其捐赠的普陀中昌70%股权价值7050万元,加上豁免债务3000万元,成本超过1个亿。但上海兴铭得到的补偿在于其他“小非”的股份补偿。

  股改方案约定,除广州德秦和广东绿添外的88家华龙“小非”,将其持有的40%股份补偿给上海兴铭。这样,上海兴铭不花一分钱获得2416万股——(7850万股有限制流通股-1194万股-614万股)×40%,加上本身持有的1205万股,合计3621万股,占总股本的20%,坐稳“老大”位置。

  就在采访中,理财周报听到这么一个故事:广州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曾以每股1.09元的价格转让华龙法人股。“加上40%的补偿成本,每股价格在1.5元左右。当初没买是因为考虑到能否复牌的风险。”一名被推荐受让股权的人士透露。

  从2007年5月25日停牌到2009年1月5日复牌,上证综合指数坐上“过山车”,从4000点到6000点到如今的1800点,区间跌54.69%。持有华龙股票的投资者错过了那段波澜壮阔的行情,机会损失可想而知。

  张新VS陈建铭

  我们首先来看华龙背后的3个公司和2个人。

  个公司——上海兴铭,该公司由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盛宏业”)控股,其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销售,室内装修、装潢,自由房屋租赁。上海兴铭注册资本1.31亿元,法定代表人田平波正是三盛宏业总裁。

  第二个公司——广州德秦。按照华龙2007年12月公告,广州德秦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批发和零售贸易、房地产中介、房地产信息咨询、场地出租、验光配镜,该公司由陈勇持有85%股份。而理财周报从广州市工商局查知,广州德秦成立于2002年,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已经更换为王新安样本印刷设计厂家批发。

  第三个公司——广东绿添。广东省工商局资料显示,该公司的住所与广州福兴相邻,都在广州永福路汽配一条街。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林业项目投资及项目策划、木材销售,法定代表人吴志伟。

  理财周报1月8日晚联系到华龙重组的一位关键人物,该人士曾在华龙停牌前明哲保身、悄然离开。该人士透露,整个事件的背后核心人物正是广州福兴的张新。此言意味着广州德秦、广东绿添均可能为张新控制。

  三维扫描服务

  张新到底是谁?ST华龙2006年年报显示,张新时任华龙董事,同时是广州德秦总经理。

  “对撼”张新的正是沪上富豪陈建铭。

  华龙公告显示,陈建铭持有三盛宏业69.23%的股权。陈建铭,男,1956年4月生,浙江舟山人,大学学历。陈建铭,以17亿元的身家,排在200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32位。

  一波三折重组路

  作为一家以海洋养殖、海洋捕捞、海洋修理、络服务等为主业的企业,华龙曾是广东省50家农业龙头企业之一。华龙在上市三年后开始报亏,业绩一落千丈,从此便陷入连年亏损之中,一直未能翻身。到2006年12月31日,华龙累计亏损高达7.4亿元,负债4.9亿元。其间,华龙重组多年难以推进,股东进进出出,难见成效……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02年11月。华龙二股东阳江金岛将其持有的1005万股法人股(占总股本5.78%),转让给北京国力神州投资公司,转让价每股1.28元,转让总价款1286万元。

  而在当时,华龙每股净资产为2.82元,转让价格不到净资产的一半。当时,因为上市,华龙大股东长发实业曾向广东发展银行阳江分行贷款6000万元电力钢管杆,本金和利息都未偿还。

  第二个主角广州福兴粉墨登场。广州福兴虽然在2004年底通过拍卖获得华龙股权,但迟迟没有办理股权过户和公布收购报告书。直到一年后,广州福兴才正式入主。

  这之间,粉墨登场的还有从事煤炭和能源业务的北京万盟能源投资开发公司,以及做拖鞋的江苏香塘集团。这两家公司倏忽进场又离场,仅见董事,不见资产和股权。

  业界分析,导致华龙多年重组难以推进,原因是一部分重组方根本没有实力,只想借机炒做,而具备实力的又不愿真金白银地投入。

  “牛”复牌公司未来

  2008年12月17日,华龙盈利预测公告称,年均可实现盈利。其中2008年合并净利润2056万元,基本每股收益1.15元;2009年每股收益0.08元。凭借每股1.15元的收益,华龙堪称“牛”复牌ST股。但一般投资者都知道,这主要得益3亿元债务重组收益。

  注入华龙的新资产盈利情况怎样

牛ST华龙18个月后神奇复出打渔的如何木

?华龙股改方案显示,注入的普陀中昌成立于2007年4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经营国内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普通货船运输。但普陀中昌目前仅拥有载重2.12万吨的“中昌128轮”,2007年经营性现金流仅1071万元。此外,普陀中昌对上海海螺物流公司等3家客户的销售依存度高达60%。

  新的大股东,已经聪明地为未来打下“预防针”:其业绩盈利预测公告,已经暗示航运业务2009年将大幅减少,主因是受全球还是人要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适应人经济形势影响而导致运价下滑。

  一位ST华龙前独立董事向理财周报透露,华龙重组方三盛宏业“之前就和它有过业务往来”,“借壳的原因是三盛宏业想在华龙所在地的广东阳江,修建一个造船厂”。

  据报道,成立于2002年9月的三盛宏业主要投资为房地产、海运、建设产业等,地产业务覆盖上海、广东、浙江、山东、安徽等地,2005、2006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房地产企业50强。

  据舟山报道,中昌海运始建于l993年8月,是舟山市海运企业龙头,也是浙江省位列浙江海运集团、宁波海运(600798,股吧)总公司之后的第三大海运企业。

  中昌海运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向理财周报介绍,中昌海运现在拥有“中昌18、28、58、68、88、1l8、128轮”等7艘散装货船。

  据介绍,“中昌118轮”载重4万吨,很明显这部分“优质资产”并未注入上市公司。

  据报道,陈建铭此前曾经表示,拟将中昌海运分拆IPO上市,独立发展。而三盛宏业原计划将房地产相关资产注入ST华龙。由于房地产市场调整,终注入的是海运资产。

广州发电机回收公司
温州碟形弹簧价格
衡阳炭雕工艺品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